用幾個詞概括中國85後攝影師現狀,你會想起哪幾個?


中國攝影網2017平遙國際攝影大展《自然生長——85後中國攝影師個案剖析》展覽現場如果用幾個詞語概括中國年輕一代的攝影現狀,你會想起哪幾個詞?在前不久2017平...

2017年10月19日00時00分 - 文化報 / 中國攝影網

中國攝影網

2017平遙國際攝影大展《自然生長——85後中國攝影師個案剖析》展覽現場

如果用幾個詞語概括中國年輕一代的攝影現狀,你會想起哪幾個詞?

在前不久2017平遙國際攝影大展上展出的「自然生長:百名85後中國攝影師個案剖析」或許能給出答案。展覽策展人之一的高士明在展覽同名畫冊序言中,將年輕一代的攝影實驗歸入以下5個線索,分別是:攝影塗鴉 、攝影劇場、攝影虛構 、攝影設計 、攝影拓撲。跟隨這5個線索你可以嗅得年輕一代在關心、關注著什麼……

1985年,《論無邊的現實主義》的中文譯本出版,作者羅傑·加洛蒂在書中宣稱:「一個在運動、回憶、夢想、希望或恐懼中的人所看到的世界,要比一個無動於衷地透過阿爾貝蒂之窗凝視的、古典主義抽象的世界更為現實。」從本書收錄的100名85後藝術家的作品中,我們可以看到這些「運動、回憶、夢想、希望或恐懼中」的年輕主體所感受到的無窮差異之現實,可以看到他們處理這些現實感覺的多種方式。這100個個案大致反映了近年來中國攝影實驗的現狀,從這100名藝術家的作品中,我們可以看到年輕一代的攝影實驗大約可以歸入以下幾條線索。

攝影塗鴉

把攝影和繪畫相結合是攝影術發明之初的「第一反應」,但當前攝影師們所追求的卻並非是攝

影的繪畫感,而是兩種制像方式的混搭和異見。攝影的數碼化及繪圖軟體兩種技術動力交匯在一起,使攝影擁有了與繪畫同樣豐富的手法和表現空間—塗抹、覆蓋、筆觸的揮灑和潤飾……都逐漸在攝影中展露出新的可能性。

攝影劇場

從這些青年藝術家的作品中,我們看到的不只是置景、擺拍之類的常用手法,我們還看到對「攝影棚」這個媒介現場的全面、充分的調動。今天的攝影家們更加充分地調動起了攝影棚中所有元素的表演性,景片、燈光、道具與現場繪畫的結合,構造出一個多模態的綜合性表演現場。

侯帥作品

李恆樑作品

李紅強作品

盧根作品

攝影虛構

攝影不止是Snap(撲擊)的剎那,不止是一個時間切片,而是發生在時空中的一系列事件。攝影內在的時間性和事件性,以及它內在的綿延打開了敘事的空間。攝影的敘事容量正變得越來越大,本書中的許多作品都呈現出一種電影感和敘事意識,這是跟傳統意義上的「決定性瞬間」全然不同的畫面感,有一種情節凝結在畫面之中。

攝影設計

把攝影跟平面設計相結合,通過接片、拼貼等手法,攝影圖像可以獲得最強烈的視覺效果。攝影原本所奉行的實相原則不再重要,拍攝只是圖像採集、生成的眾多方法之一。

攝影拓撲

影像是時間的拓撲學,如同在時間上挖一個洞,在日常時間中構造出一種異軌的時間、「另類時間」(alternative time)。在這個意義上,攝影是對事件與時刻的命名。在現代性的經驗中,我們對事件、情境的感覺已經與相機的干預緊密聯繫在一起。攝影的事件性和時間性已經被某種「瞬間」經驗抽空。當前攝影家們所要做的,很大程度上是對這種由無數瞬間壘砌起的時間經驗的抵抗。

在現代性的經驗建構中,透視法為我們的觀看規定了一個空間上的「定點」,攝影術則進一步設立了一個時間上的「定點」。我們的觀看被聚集、設定在時間綿延中的某個點上,仿佛只有這個起作用的、最終導致曝光的時間點才具有意義。快照的出現使攝影成為一種撲擊和捕捉,而時間的斷裂則是其前提。由此,瞬間才真正得以顯像並進入我們的日常經驗。因為攝影,時間被切碎了,我們得以「看」到時間的切片。透過作為視覺中介的鏡頭,世界被瞬間捕捉住,凝固成片斷式的圖像—這開始成為我們這個圖像化時代的視覺常態。

蔣磊磊作品

甘瑞作品

何博作品

吳鄭鷗作品

從這百名85後出生的青年藝術家身上,我們看到,攝影作為一門實驗藝術,是一種無限開放的媒介。它所面對、所呈現的現實絕不是一個外在的現成對象,也不是刻意構造出的特殊「景觀」,而是遠為開放、複雜同時又讓人感覺輕鬆的東西。他們沒有那麼多來自20世紀那個攝影黃金時代的情結與負擔,伴隨著數碼影像成長的他們,通過這種開放媒體可以做任何事情。攝影成為他們的實驗室和遊樂場,然而,這畢竟只是一些遊戲和花樣,我所渴望的攝影經驗本身的「原教旨主義」領域卻始終空山無人。面對這些充滿活力、豐富多彩的創作,我不禁要問,在攝影的不斷開放與實驗的同時,我們遺失了什麼?

在攝影術的歷史上,所有的進步之禮物同時都隱藏著危險。在今天,一方面,數碼影像技術與各種媒體實驗極大地滿足了攝影創造的衝動;另一方面,數碼即時顯影使古典攝影那種在黑暗中有所期待的神秘感完全消失了,數碼列印使照片越來越淪為可以隨意潤飾、改編的圖片,淪為真正意義上的「印刷品」。攝影那種從日常經驗中化凡庸為神奇的能力、那種面對平凡之物點石成金的能力正在日益衰退,影像之魅、影像的力量與尊嚴日益衰減,攝影家們直接面對現實的慾望正在逐漸下降。

攝影頻繁出現在美術館、畫廊系統當中,在中國還是近20來年的事。在這個過程中,攝影越來越成為當代藝術的一個重要部分。一方面,當代藝術中的攝影實驗為攝影界帶來了許多新觀念、新方法、新樣式;另一方面,當攝影以實驗影像的方式日益走近當代藝術舞台的中心,它越來越喪失了其在社會中的批判意識和直面現實的精神動力。

面對來自數碼原住民們的攝影實驗或遊戲,我們需要追問:在這形形色色的影像創作中,攝影到底作為媒介還是作為一種方法?作為方法和作為媒介具有全然不同的意義,只有方法才能構建起獨特的感受力和世界感,才能不斷更新我們的經驗與知見。只有作為方法的攝影,才能重新召喚出這一古典的現代技術探索現實的力量。在這個意義上,攝影並不是現實的備份或者索隱,而是現實得以實現、精神得以現身的神秘通道。

圖文摘自

《自然生長:百名85後中國攝影師個案剖析.第一卷》

崔波 黎光波主編

出版日期:2017年9月

定價:298元

書中採訪的這些85後年輕攝影藝術家是幸運的,他們一直在尋找自己的影像表達方式。正因如此,攝影在他們身上多了更多的先鋒探索和實驗的性質。他們不同程度、不同方式地將攝影作為自己的創作工具,而這種工具對於作品的意義可能體現在「過程」中,也可以作為「結果」,甚至對攝影本身的思考和探討構成了他們中的一部分人創作的主體。這些區隔某種程度上正是當下攝影發展面貌的縮影。感性的藝術衝動不是他們的創作動機,與之相反的是以各種適合的媒介作為解碼工具,或是調研式的或是觀察式的,最終落實為藝術作品的實踐。他們在浸入創作的過程中儘可能地實現攝影所能達到的最佳效果。

攝影不值得膜拜,但它理應得到最為全面和深刻的理解。


最新文字內容

友善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