敢嗆蔣介石丟失南京是誰之過的韓復渠究竟是不是大老粗?


張溥傑關於韓復榘在齊魯大學演講這事,相聲中有精彩的描述。韓復榘昂首挺胸出現在齊魯大學演講台上,未開口倒也威風凜凜,大有學界泰斗之狀。誰知一張嘴就露餡了,滿嘴跑馬...

2017年10月28日00時00分 - 歷史報 / 張溥傑

張溥傑

關於韓復榘在齊魯大學演講這事,相聲中有精彩的描述。韓復榘昂首挺胸出現在齊魯大學演講台上,未開口倒也威風凜凜,大有學界泰斗之狀。誰知一張嘴就露餡了,滿嘴跑馬。韓復榘演講道:

「諸位,各位,在齊位(估計聽眾和讀者都不知道韓復榘說的在齊位是什麼意思),今天是什麼天氣?今天是演講的天氣。開會的人來齊了沒有?看樣子來的有五分之八啦。沒有來的舉手吧!很好,都到齊了。你們來得很茂盛,敝人也實在很感冒。今天兄弟召集大家來,來訓一訓,兄弟有說得不對的地方,大家應該相互諒解,因此和大家比不了。」

「你們這些烏合之眾是學科學的,學化學的,都懂七八國的英文,兄弟我是大老粗,連中國的英文也不懂。你們是筆筒里爬出來的,我是炮筒里爬出來的。今天到這裡講話,真使我蓬蓽生輝,感恩戴德。其實我沒有資格給你們講話,講起來嘛就像……就像……對了,就像對牛彈琴。」

正當底下的聽眾笑得前仰後合時,他又繼續說道:「今天不準備多講,先講三個綱目。蔣委員長的新生活運動,兄弟我雙手贊成,就是一條,『行人靠右走』著實不妥,實在太糊塗了,大家想想看,行人都靠右走,那左邊的留給誰呢?

「還有件事,兄弟我想不明通:外國人都在北京東交民巷建了大使館,我們中國為什麼不在那兒也建個大使館?說來說去,我們中國人太軟弱了!」

第三個綱目講他的進校所見,就所看到的籃球賽問題,痛斥總務長道:「要不是你貪污了,那學校為什麼這樣窮酸?十來個人穿著褲衩搶一個球像什麼樣子,多不雅觀!明天到我公館再領筆錢,多買幾個球,一人發一個,省得你再你爭我搶。」三個綱目一講完,他便揚長而去。

這些有關韓復榘搞笑的東西,其實大部分都是些類似於段子之類的東西。真實的韓復榘並非是大字不識一個的大老粗,當年馮玉祥就是看韓復榘有些文化知識才重用他的。但是,從這些坊間流傳的段子來看,體現了他在山東主政期間,人民對其所作所為的深惡痛絕,要不然也不會編造出這麼多笑話來揶揄他。

韓復榘的次子曾經回憶說,他對那些笑話一向是置之不理,而那些笑話說來說去無非是嘲笑父親沒有文化,不僅是老粗,而且是大老粗。實際上,父親韓復榘是讀過一些書的,曾在村裡的小學讀書,後來無力再讀初中,便追隨祖父在私塾讀書。

與韓復榘有過密切交往的大儒梁漱溟也曾說過:「我印象中的他(指韓復榘),對儒學、哲學頗為讚賞,且讀過許多孔孟理學之作,並非完全是一介武夫。」「對於民間流傳的關於韓復榘的種種笑話,不只是我,如韓的老友張鍅、聞承烈(馮玉祥軍隊兵站總監)等,都認為許多不合事實。」

而韓復榘在山東主政期間還是作出了一些貢獻的,山東的教育事業在韓復榘的大力支持下得到了很大的發展。在聽了梁漱溟的講學後,韓復榘對他很是仰慕,從此便極力支持梁漱溟的鄉村建設計劃。梁漱溟也很感激地說:「我們的經費主要是靠中國的地方政府,在河南靠馮玉祥,在山東靠韓復榘。」

抗日戰爭爆發後,日軍推進山東時,韓復榘為了保存自己的嫡系部隊,幾乎不戰而退。1938年1月,蔣介石在河南召開高級將領機密會議,訓斥韓復榘丟失山東,韓復榘便反駁南京丟失是誰之過,這明擺著是給蔣介石難堪。後來韓復榘被押至漢口,24日被以「違抗命令,擅自撤退」的罪名槍決。一代軍閥,就此隕落,但其讓人笑掉牙的笑話,相信不會一時消失。(文/張溥傑)

節選自張溥傑《民國軼事:風雲人物的別樣人生》,網上有售,謝絕其他自媒體人轉載,謝謝!


最新文字內容

友善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