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始皇統一六國君臨天下,半壁江山靠他的策略拿下,司馬遷給好評


易先生評歷史有一則寓言故事說,一個人連續吃了7個燒餅,才吃飽,吃完他就後悔,早知道要吃完7個才飽,那就直接吃第7個,不用吃前面6個了。當然,你會笑這個人傻。從笑...

2018年9月29日00時00分 - 歷史報 / 易先生評歷史

易先生評歷史

有一則寓言故事說,一個人連續吃了7個燒餅,才吃飽,吃完他就後悔,早知道要吃完7個才飽,那就直接吃第7個,不用吃前面6個了。

當然,你會笑這個人傻。

從笑話引申到歷史故事,很多人把秦始皇統一六國君臨天下,認為是秦始皇的功勞,那就犯了只吃第7個餅就飽了的思維錯誤。

事實上,秦始皇能統一六國,和秦國歷代君王、大臣的努力鋪路,是一脈相承、緊密相連的。在一場歷史長河的多人接力賽中,秦始皇接的是最後一棒,第一個跑過終點,所以他贏了,秦並天下。

如果你能用這種全新的思維去看歷史,就能理解我今天寫的這個人物:范睢。司馬遷認為范睢是高士,給他好評;而司馬光在《資治通鑑》中認為范睢是小人,給他差評;到現代改編的歷史劇中,范睢更是被描寫成阿諛小人。通過這篇文章,你可以看到一個從全新視野解讀的范睢,功過自在人心,請看官往下讀:

一、范睢提出加強王權、遠交近攻的策略,為秦國統一天下奠定基礎

范睢遇到秦昭王,當上相國,後人說是范睢的幸運;反過來,又何曾不是秦昭王的幸運。秦昭王遇到范睢以前,秦國對內,是太后獨斷專行毫無顧忌,穰侯出使國外從不報告,華陽君、涇陽君等懲處斷罰隨心所欲,高陵君任免官吏也從不請示。這四種權貴加在一起,嚴重削弱了王權;秦國對外,並沒有統一六國的想法。

范睢在恰當的時機指出這個問題,秦昭王如夢初醒。於是廢棄了太后,把穰侯、高陵君以及華陽君、涇陽君驅逐出國都。秦昭王就任命范睢為相國。收回了穰侯的相印,讓他回到封地陶邑去,由朝廷派給車子和牛幫他拉東西遷出國都,裝載東西的車子有一千多輛。到了國都關卡,守關官吏檢查他的珍寶器物,發現珍貴奇異的寶物比國君之家還要多。秦昭王把應城封給范睢,封號稱應侯。

范睢任相後在外交上提出「遠交近攻」策略,認為「得寸即王之寸,得尺亦王之尺」才能真正消化所取得的領地。建議秦國將地理位置離的最近的韓、魏兩國作為秦國的主要目標,同時與距離稍遠的齊等國保持良好的聯盟的關係,這樣就可以沒有其他的顧慮。

秦昭王通過范睢的策略,打擊外戚勢力加強王室集權,以及「遠交近攻」鞏固了秦國所攻取的土地,還破壞了東方諸侯國的「合縱聯盟」,加快了秦國統一的步伐。秦國從此走上積極擴張,一統天下的戰略。

二、范睢的「遠交近攻」瓦解蘇秦在六國的「合縱聯盟」

蘇秦是鬼谷子的學生,遊說六國聯合起來對抗秦,是當時秦國面臨的一個巨大壓力。范睢是如何巧妙瓦解「合縱聯盟」的呢?

他跟秦昭王舉了一個例子:

請大王看看大王的狗,現在睡著的都好好睡著,站著的都好好站著,走著的都好好走著,停著的都好好停著,彼此之間沒有任何爭鬥。可是只要在它們之間丟下一塊骨頭,所有的狗都會立刻跑過來,呲牙咧嘴露出一副兇殘相,互相爭奪,亂咬亂叫。這是什麼道理呢?因為所有的狗都起了爭奪的意念。

於是,范睢就派秦臣唐睢用車載著美女樂隊,並且給他五千金,讓他在趙國的武安大擺宴席,並且對外宣稱:「邯鄲人誰願意來拿黃金呢?」結果首謀攻秦的人沒有拿贈金,而那些得到黃金的人,就跟秦國像兄弟一樣親密了。

范睢又告訴唐睢說:「您此番為秦國在外交方面建功,可以不必管黃金究竟給了哪些人,只要你把黃金都送完就算功勞不小,現在再派人拿五千金給您。」於是唐睢又用車拉著大量的黃金出發,再度前往武安去收買天下策士,結果還沒分完三千金,參加合縱之約的天下謀士就為黃金而大起內訌。

范睢洞悉人性的心理,他用「金錢和美色」激發聯盟內策士的爭奪之意,前後僅用八千金,就讓六國的聯盟起內訌。到秦始皇時,李斯繼續用這招,用重金收買各國的大臣名士。

三、范睢是寒門出貴子,恪守「以其人之道,還治其人之身」原則,成為他的牽絆。

司馬遷認可范睢的努力和才華,同時也評價他「一飯必償,睚眥必報」。關於報仇這件事,范睢是嚴格恪守「以其人之道,還治其人之身」。

先是須賈嫉妒齊襄王賞識范睢,賜范睢十斤黃金及牛酒,回到魏國後,便向相國魏齊捏造說范雎向齊國泄露魏國的秘密,才導致范睢遭受嚴刑拷打,差點死掉。接下來逃生的過程,大家都很清楚了。

後來,范睢當上秦國的相國,沒殺須賈,是念在他還送他一件外套的情分上,只強按他吃馬料。與他當初遭受的罪相比,這點報復,並不算過分。

至於魏齊,當初不但不分青紅皂白要打死他,還往他身上撒尿侮辱他,這點范睢要殺他報仇,是以牙還牙。其實是秦昭王知道範睢的遭遇後,力挺自己的大臣,想方設法找到魏齊報仇。魏齊走投無路,自己自殺,范睢還沒動手,就這麼回事。

而對他有恩的人,後來卻成為他的牽絆。

當時幫助他逃出魏國的鄭安平、王稽,在范睢當上相國後,來問他要好處。范睢沒法拒絕,就推薦他們兩人都當上了大官。最後呢,一個投降叛變,一個跟諸侯勾結。

按照秦國的法律,舉薦了官員而被舉薦的官員犯了罪,那麼舉薦人也同樣按被舉薦官員的罪名治罪。這樣應侯應判逮捕父、母、妻三族的罪刑。

秦昭王有意護著范睢,恐怕傷害了應侯的感情,就下令國都內:「有敢於議論鄭安平事的,一律按鄭安平的罪名治罪。」同時加賞相國應侯更為豐厚的食物,來使應侯安心順意。

但范睢自己越來越不快樂。加上長平之戰後,和白起將軍的矛盾,導致白起自刎,後人也指責是范睢害死的。

總得來說,范睢輔助秦昭王十幾年,立下汗馬功勞,但有點晚節不保。也就是長平之戰後,白起功勞巨大,范睢聽信趙國的遊說,害怕白起再立功,會影響到自己的地位,故收下巨額賄賂,允許趙國割地求和。沒想到後來演變到白起自殺的結局,這點估計是范睢意料之外的。所以,最終他讓出相國之位,沒多久病死,和商鞅相比,也算是善終了。

今天就分享到這裡。如果你有不同想法,歡迎各抒己見,友好交流。

PS:本文由易先生評歷史原創,從一個全新的視野,解讀人文歷史。歡迎關注,帶你一起長知識!


最新文字內容

友善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