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篇不存在的文獻是如何被引用近400次的


科學網一篇不存在的文獻被引用了將近400次!2018年9月27日在郵件中收到比利時情報學家魯索分享的一篇文章,The mystery of the phanto...

2018年9月30日00時00分 - 文化報 / 科學網

科學網

一篇不存在的文獻被引用了將近400次!

2018年9月27日在郵件中收到比利時情報學家魯索分享的一篇文章,The mystery of the phantom reference(幽靈引用之謎),作者是英國密德薩斯(Middlesex)大學的Anne-Wil Harzing(安妮-威爾.哈爾欽)教授和荷蘭萊頓大學的Pieter Kroonenberg教授。

我曾經介紹過Anne-Wil Harzing編制的「科學、技術與創新元勘」領域的英文期刊清單。

Anne-Wil Harzing和Pieter Kroonenberg發現,愛思唯爾出版集團在作者投稿指南中,舉了一個例子說明該如何標註一篇參考文獻:

Van der Geer, J., Hanraads, J.A.J., Lupton, R.A., 2000. The art of writing a scientific article. J Sci. Commun. 163 (2) 51-59.

Science Communications>

其實,這是一篇假想的文獻,純粹是為了舉例說明而編出來的,因為如果用某篇真實的文獻來舉例,似乎就太「高抬」這篇文獻了,也不合適。

Anne-Wil Harzing沒想到,迄至2017年10月24日,這篇世界上不存在的文獻在WOS中獲得398次引用!

(圖片來源:harzing.com)

Anne-Wil Harzing想追究一下,這是怎麼發生的。

她發現,這類引用的將近90%發生在會議文集收錄的論文中(博主:一般說,學術期刊的審稿相對比較嚴,期刊編輯也會對作者的文獻著錄有一定的審核;相形之下,會議論文集則沒有那麼多講究),但也有將近40篇發生於期刊論文中。

那些會議文集的約三分之二屬於愛思唯爾出版集團出版的Procedia會議文集系列。她注意到,Procedia系列被WOS和Scopus雙雙收錄。

她分析說,有些研究人員學術水平有限,發期刊論文有困難,對於被WOS和Scopus雙雙收錄的Procedia會議就趨之若鶩了。

她對於社會科學與行為科學比較熟悉,就稍微仔細地看了看Procedia Social and Behavioral Sciences系列中引用了那篇幽靈文獻的文章,發現其中不少文章從外表看就令人不敢恭維,比如,文章長度不到三頁,每一段里只有一句話,英文之差使人不忍卒讀,等等。

也許愛思唯爾出版集團發現了這些問題,已決定不再出版該系列的會議文集。

進一步,她想看看這些作者是如何引用幽靈文獻的。

她假定,高被引文獻的作者應該比一般的作者要更嚴謹一些,於是以引用了幽靈文獻的398篇文章中被引次數最高的20篇文章(其被引次數都超過10次)為樣本。

20篇文章中,能檢索到全文的只有12篇。其中有8篇是為了支撐一個說法而引用幽靈文獻,但幽靈文獻的主題與作者想支撐的說法毫無關聯。另有3篇,在文章中任何地方都沒有引用幽靈文獻,但作者將它列入了參考文獻。

最後一篇最奇怪,文章中沒有引用幽靈文獻,參考文獻中也未列入此文獻,不知WOS怎麼搞的,居然認為這篇文獻引用了幽靈文獻。

她還注意到,在12篇能檢索到全文的文獻中,6篇將幽靈文獻列在參考文獻清單的第一篇,3篇將其列在清單的最後一篇。

於是,她大膽地猜測,恐怕有好些作者將那篇幽靈文獻作為模板先粘貼在參考文獻清單里,仿照其格式來標註其他參考文獻。可是,最後卻忘了將作為模板的幽靈文獻給刪除。

(圖片來源:harzing.com)

總之,發生了這種事,不是作者太馬虎,就是期刊編輯或會議文集編輯太馬虎。

博主:作為文章的作者,我們不敢保證自己的文章有多大創新性,但是,起碼的嚴謹性總該有吧。連起碼的嚴謹、仔細都做不到,就不配做學者。

注意!微信又双叒叕更新了

此次改版後,每個用戶最多可以設置12個常讀訂閱號,這些訂閱號將以往常的大圖封面展示。為了不錯過科學網的推送,請根據以下操作,將我們「星標」吧!

點擊「科學網」進入公號頁面→點擊右上角的 ··· 菜單 →選擇「設為星標」,搞定!

關注我們


最新文字內容

友善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