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歷者口述戰爭」系列之十:當民兵與鬼子鬥智鬥勇


中原國防當民兵與鬼子鬥智鬥勇人物小傳:郭天木,河南省鄭州警備區原司令員,山西省潞城縣人,1924年7月出生,1941年參加革命,1943年入黨,1945年入伍,...

2018年10月10日00時00分 - 歷史報 / 中原國防

中原國防

當民兵與鬼子鬥智鬥勇

人物小傳:郭天木,河南省鄭州警備區原司令員,山西省潞城縣人,1924年7月出生,1941年參加革命,1943年入黨,1945年入伍,1984年離休,歷任班長、排長、副連長、連長、營長、軍政幹校大隊長、兵役局科長、縣武裝部長,警備區副司令員、司令員等職,參加過上黨、平漢、隴海、魯西南、渡江等戰役。榮獲「堅持大別山的殺敵英雄」、三級解放勳章、「特等勞動模範」、獨立功勳榮譽章等榮譽。1950年,光榮出席第一屆全國戰鬥英雄代表大會,受到毛主席接見。

抗日戰爭進入相持階段後,日軍對華北根據地推行了殘酷的「三光」政策。1941年春天,日軍再次對我的家鄉山西省潞城縣儒教村進行大掃蕩。這天,日軍進村後發現老鄉都上山躲到進了山洞,就放火燒山,一次燒死了46位村民,其中就有我的姐姐、外甥和外甥女。同時日軍還放火燒光了村裡的房子和三座大廟,搶光了村裡的糧食、牲口、衣服、被褥等物資。可惡的鬼子把帶不走的糧食全部燒掉,一點也不留給老百姓。正可謂日軍所到之處,燒殺搶掠,餓殍遍野,雞犬不寧。

八路軍到了山西以後,鄉親們看到八路軍來了,部隊來了,感到很親切。八路軍的同志對我很好,問我願不願意跟他們一起幹革命,我毫不猶豫地答應了,加入了中國共產黨領導的民兵組織,儒教村民兵隊。在區武裝委員會直接領導下,村民兵隊一方面從事勞動生產,另一方面配合我軍主力部隊作戰,對日軍進行襲擾,破壞鬼子的交通通信設施,抬鐵軌,割電線,鐵軌抬出來以後轉送到黃崖洞兵工廠,用於造手榴彈,造槍。秋收夏收時節為防止日軍搶糧,有的民兵負責站崗放哨,多數民兵背著槍下地,幫助群眾搶收搶種。

根據地的鬥爭環境異常艱苦,民兵隊更是缺少槍和子彈。儒教村是日本鬼子掃蕩的重點,區武裝委員會給村民兵隊配發了七八支槍,民兵隊自己買了幾支,一共有十多支槍。也不是什麼像樣的槍枝,用的多是漢陽造,這是比較好的槍了;還有少數的邊起衛輝造,這種槍精度不行,還卡殼。鬼子來掃蕩時,我們逮到機會就打冷槍,無論鬼子是死是傷,開槍後就撤離。正面打也打不過,放冷槍打死了鬼子也撿不到他們的武器。我們有三不打:遠了不打,打不准不打,打了以後不能安全撤退不打。

區里配發的地雷很少,是一般的鐵雷。想要有力地打擊日本鬼子,只靠這十多桿槍和幾顆地雷是不行的。儒教村兩邊是山,中間是條河,有很多青石頭,有人提議用石頭製作地雷。村民兵隊抱著試試看的態度組織了幾個人,請石匠照著地雷給做個樣,我們自己鑿眼,裝上炸藥,安上雷管,十多分鐘就能做成一顆石雷。石雷製作簡單,容易炸開且碎塊多,尤其是探雷器探不出來,很快便成為我們打擊鬼子的「利器」。根據用途做的石雷一部分是拉雷,還有一部分是踏雷,踏雷效果最好,鬼子行軍時,把石雷埋在他們必經的路上,一次能炸死十多個人。

吃了幾次虧,敵人開始學聰明了,掃蕩時趕著羊群,或者抓老百姓走在前面。這時候,我們就想辦法多設拉雷,前面的老百姓走過以後,等鬼子上來了再拉響地雷。我們還經常把地雷安在大門後面,等日本鬼子靠近了,拿長棍遠遠地一捅,能炸傷他們不少人。進了屋子,鬼子要掀柜子,翻抽屜,我們也給安上地雷,用棉花等東西偽裝。總之就是跟鬼子鬥智鬥勇,儘可能地消滅敵人有生力量。

1945年,抗日戰爭轉入全面大反攻,區委領導傳達了上級關於擴充軍隊、壯大力量,準備抗日戰爭大反攻,保衛解放區勝利果實的指示,要求黨員幹部帶頭參軍、參戰。區委書記當時也是好心,他說我是支部書記,不參軍也可以,將來準備脫產。我說我是村支書,更要帶頭參軍參戰。從區里回來以後,大家聽說我參軍了,民兵好多都要跟著去參軍。

由於我鬥爭經驗豐富,來到部隊後就當上了班長。每次打仗的時候,我都衝鋒在前,退卻在後,從不害怕犧牲。打仗嘛總要有犧牲,害怕也沒有用。後來我跟隨劉伯承、鄧小平領導的第二野戰軍第六縱隊十七旅南征北戰,開始了自己的戎馬生涯。

今天講了這麼多我個人的故事和經歷,希望能夠提醒後人,勿忘國恥,緬懷先烈,珍惜和平。

主編:韓申國

責編:郭 倩 孫金濤 褚桂仁


最新文字內容

友善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