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美媒體接連爆料,此富婆是隱形富豪,一年的收入是5500萬美元!


南通市反邪教2018年8月13日,「德國之聲」網站登載文章指出,在德國等地開辦「愛家」素食連鎖店的「觀音法門」頭目釋清海,巨額財富來源不明。這位身穿草皮,自封「...

2018年10月22日00時00分 - 文化報 / 南通市反邪教

南通市反邪教

2018年8月13日,「德國之聲」網站登載文章指出,在德國等地開辦「愛家」素食連鎖店的「觀音法門」頭目釋清海,巨額財富來源不明。這位身穿草皮,自封「無上師」,自詡有「大神通」、可「穿越過去未來」的富婆,一頭金黃色頭髮,在美國化名「愛神」(Celestia De

Lamour),控制著全球的追隨者,以斂取錢財。她在美國佛羅里達州擁有不少資產,富得流油。她的財產到底是從哪裡來的呢?

教導別人過綠色素食的生活,釋清海自己卻是追求物質享受

裝扮「時髦女郎」誘來的

過著海派生活的釋清海,喜好走「國際路線」,人老珠黃了,還將自己打扮成時髦女郎,並設計了一系列時裝,冠名「天衣」「聖衣」,登上了巴黎、紐約、倫敦的時裝秀。她偏愛糖果色的飄逸絲織品、精緻的帽子以及定製雨傘。為獲暴利,全套「天衣」系列價位高達11250美元,一般信徒買不起。這還不是最貴的,有境外媒體稱,釋清海向追時髦的信徒兜售「天衣」,每套5萬元人民幣起價。研究人員指出,「對於特別富裕的追隨者,『無上師』則為他們設計了一款鑲嵌著鑽石的陰陽袖扣,價格是750美元」,以此榨取信徒錢財。不少信徒因買這類高級「天衣」花掉所有積蓄,過上了清苦日子。如《觀音法門葬送了一個幸福家庭》中的湖南人許燕,被騙入「觀音法門」後,前後從存摺里取了九萬多塊錢,拿去買了「天衣」、「天飾」以及每本120元的《帶我回家》等邪教物品和書籍,花光了丈夫做泥瓦工辛辛苦苦得來的血汗錢。許燕信奉「觀音法門」害慘了家人,丈夫因長期吃素身體虛弱,從梯子頂上狠狠的摔到了地上,右手四指粉碎性骨折,再也幹不了泥水活,沒辦法在城裡養家餬口,只好回到湖南老家,靠著種田勉強維持一家人的溫飽。兒子失去了良好的學習環境。全家人的幸福生活被「心靈法門」毀掉了。

打著「環保」旗號蒙來的

釋清海「追趕時代新潮流」,打著「生態環保」旗號矇混人。她以綠色環保組織自居,扯塊「素食救地球」「環保救地球」遮羞布,掩蓋其邪教面目。她一邊舉辦「素食拯救地球」「開辦素食餐廳」等所謂的「環保」活動滲透邪教,一邊以「環保」的名義開辦「愛家國際連鎖餐飲(Loving Hut)」「天體店(Celestial

Shop)」等大肆斂財。釋清海「從台北開到墨爾本、聖何塞,遍布全球」的素食餐館,大多由痴迷的信徒出資,自己只是以教主身份持「乾股」,專做只賺錢不賠本的霸王生意:餐館賺了錢上交「上師」;虧了本信徒倒霉。很多信徒因此破財又喪命。如,家住在漳州市龍文區的蔡紅,去泰國拜佛時,受人蒙蔽,誤入「觀音法門」。她虔信「清海無上師」的「素食環保」,開辦愛海素食餐館,要求兒子和家庭工廠的工人吃素食,購買「文化衫」、小飾口、釋清海畫像以及大量「素食救地球」挂圖、書籍、音像製品,花費56萬元。另外,蔡紅還「供奉」給了釋清海135萬元。不曾想,如此大方「出血」的結果是,蔡紅不僅沒有得到「無上師」的「福報」,而且於2009年7月10日在宣傳「觀音法門」時遭遇車禍死亡,悲慘結局令人嘆惋。

某媒體揭露釋清海內幕

披著「慈善」外衣套來的

釋清海是一個精明狡詐的女人,她披著「世界知名的慈善家」的華麗外衣,貌似做慈善,實質在為「觀音法門」打廣告,大肆銷售邪教產品獲取利益。對她的這個「變臉」小把戲,美國網友傑米·福利(Jamie

Foley)用大量事實揭開了釋清海「慈善」面紗下的邪惡面目。他指出,清海的信徒喜歡大肆宣傳該組織的慈善工作和捐獻來吸引關注。在引發別人欽佩的同時,這種捐贈還有另外一層目的,那就是為該組織打廣告。釋清海向慈善事業捐贈的資金來源,已被批評界人士認定是她零售產品得來的。釋清海口是心非,她堅稱不接受任何捐款,其實一直都在接受他人捐贈和「奉獻」。各地的打坐中心基本上靠捐贈來維持,物業有時候也是捐贈的。她鼓勵信徒買她的書去捐助他人,其真實用心是為了賺取賣書錢。有資料證實,「觀音法門」在各地開立銀行帳戶供信徒們直接「奉獻」,1993年僅洛杉磯分部就入帳395518美元。據美國國家稅務局數據顯示,洛杉磯分會2008年有3100萬美元的進帳,都是以捐款和贈款形式上報的,幾乎所有的收入都用在了洛杉磯的清海電視台,她一年的收入是5500萬美元。

貪得無厭的釋清海還打著「祛病健身」「不藥自療」等幌子,變相索取奉獻金。如,家住北京市順義區首都機場小區劉淑麗,2002年懷著祛病健身的目的加入「觀音法門」,希望通過修煉「觀音法門」,靠素食、不吃藥、打坐自療康復,結果被騙150萬元。吉林省白城市洮北區醫藥站退休職工董淑傑,

2006年至2009年間先後給清海無上師「供奉」2.7萬元。她們被騙空口袋後,生活拮据。事實證明,釋清海不是積德行善,純粹是為了騙錢害人。

半佛半麥當娜的清海無上師向聖何塞的新移民許諾「即刻開悟,一世解脫」

掛著「修煉」幌子騙來的

釋清海以「修煉」為幌子,「附佛斂財」。「觀音法門」的練功(禪修)方式極似人們詬病的瑜珈,分單獨打坐和共修兩種形式「修煉」。打坐,即要求信徒每天至少打坐兩個半小時。釋清海忽悠信徒說:「按觀音法門的方式打坐可以治百病」,實現「不藥自療」。

殊不知,誰信這話誰倒霉。如湖北省十堰市房縣環衛所的退休職工程道菊,她2006年9月加入「觀音法門」,相信「不藥自療」,打坐練功,患病不再吃藥。2011年春節前,程道菊突發心臟病死亡。共修,即為數人或更多人集體坐禪(打坐)→然後念號(「清海無上師」也稱五字真言)→聽經(聽清海開示或錄音,或看清海開示錄像鞏固信徒對「觀音法門」的盲目信從)。釋清海擁有數百家打坐中心,還到處建立「共修」聚會點,為信徒「印心」,頒發「證書」,交流修行體會,精神控制信徒。釋清海稱跟著她「虔誠修行可以成佛」,誘騙信徒都來「修煉」。「修煉」就是聽佛音、誦佛經、打坐靜默。就得買釋清海的書籍和小冊子,以及指導修煉的音像製品,還得參與「印心」,繁瑣的手續中得出一些「成本費」。研究者發現,宣傳釋清海的光碟「賣給對組織感興趣的人只要10美元,但是賣給內部人員卻要28美元甚至30美元」。

有痴迷者甚至花費數十萬元購買這些「修煉必備品」,如漳州市龍文區的蔡紅為此花費56萬。

「觀音法門」網站售賣釋清海的音像製品

出售「法器」物件誆來的

釋清海稱自己等同於釋迎牟尼、耶穌、安拉真主等,為自己封了個「無上師」、「明師」頭銜。並狂妄地吹噓「如果我不是佛,其他任何人再也無法成佛了」。釋清海神話自己,謊稱自己加持過的物件是「法物」,有助於修行上層次,最終成佛,騙得信徒狂熱的購買,讓自己的錢包鼓脹起來。在釋清海蠱惑下,信徒把她的照片、小飾物、服裝等看作是無所不能的「法器」,不惜花費幾千元、幾萬元甚至十幾萬元爭購。如2007年在台灣一次禪修「法會」的5天時間裡,大量兜售法物,就有近1億元新台幣輕鬆落入釋清海的口袋。國外研究者指出,「『無上師』則不同,她已經開始做起宗教紀念品的生意,從她的沃爾沃轎車到舊手帕,所有東西都可以拍賣。」「根據聖何塞餐館中的一位信徒描述,上師的形象就是一位大賣家」。釋清海曾經的虔誠信徒崔西這樣評價她:「釋清海已經有了上千的奴隸,並且得到了所有她想要的權力和金錢。」「追隨者們表面上笑的很燦爛,好像很快樂,但他們實際上正在受騙挨宰。」根據是,「一盞名叫『萬物合一』的燈,材料主要是木頭和米紙,才2160美元呢」。釋清海還噁心的高價兜售用過的物品,如清海用過舊鞋1雙40萬,1小磁瓶10萬。她的無恥斂財,引起信徒家庭不睦、造成一系列不安定的社會問題。

釋清海在英國布賴頓市的「愛家」素食店

開辦「企業」養教撈來的

釋清海發揮信徒多、成本低的有利條件,開辦企業,以商養教。「觀音法門」以所謂的「素食拯救地球」環保活動為幌子,開辦「愛家國際連鎖餐飲( Loving Hut )」,伊甸園易購網、天體店( Celestial Shop )、「天衣天飾旗艦店」等,瘋狂從事擴大組織、聚斂錢財的非法活動。「愛家」(Loving

Hut)素食連鎖店擴張速度很快,「心靈法門」也被批評者稱為「是世界上發展最快的邪教組織之一」。面對記者,釋清海曾高調「展示自己56家素食餐館老闆的身份,(素食餐館)從台北開到墨爾本、聖何塞,遍布全球」。釋清海的「愛家」全球連鎖店在英國、歐洲、美國、俄羅斯、東南亞、非洲、南美洲和澳大利亞(布里斯班、雪梨、墨爾本以及珀斯等)都開有分店。有外媒披露,最近四年,釋清海在美國、澳大利亞、德國和南美洲等地開辦起200餘處「愛家」素食店,成為世界上最大的素食連鎖店。這些連鎖店大多由信徒出資,走的是高檔路線、賺高額利潤。賺了歸「無上師」,賠了信徒認栽,背後的老闆釋清海坐享其成,永遠都是贏家。值得注意的是,釋清海從1989年開始,其信徒以旅遊、探親、投資辦廠為名,頻繁入境潛入福建、上海、北京、深圳等地,以合資、獨資辦企業為名「經商養教」。開辦如「鴻運村房地產」、「綠色天食」、「綠野仙蹤」素食店等聚斂錢財。

釋清海對錢財的貪婪欲豁難填。其斂財術詭異多樣,斂財數額大到不可想像,連外媒都驚呼其「巨額財富來源不明」!我等再「扒」也只是皮毛。不過,我們能做到的就是不信釋清海那一套,管好自己的錢包,配合公安機關依法打擊「觀音法門」,齊心協力把這扇邪惡之門堵死。


最新文字內容

友善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