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觀:蘇小妹洞房三難是假,長沙歌女為之痴情是真


魚羊秘史文:師若可他是北宋時期的情歌王子,被人們稱為暖男。他是婉約派的一代詞宗,其作品更是感情深厚,意境悠遠。他就是蘇軾最得意的弟子秦觀。在當時,秦觀憑藉著他的...

2018年12月20日00時00分 - 歷史報 / 魚羊秘史

魚羊秘史

文:師若可

他是北宋時期的情歌王子,被人們稱為暖男。他是婉約派的一代詞宗,其作品更是感情深厚,意境悠遠。他就是蘇軾最得意的弟子秦觀。

在當時,秦觀憑藉著他的愛情詩詞圈粉無數。《詩餘四集序》記載:甚而遠方女子,讀《淮海詞》,亦解膾炙,繼之以死,非針石芥珀之投,曷由至是。

所以到後來元明清時期,各種戲曲,小說還會把秦觀塑造成多情才子的形象。

明代小說中就虛構出「蘇小妹洞房三難」的故事。

秦觀與蘇小妹新婚之夜,蘇小妹的頑皮性又上來了。於是設了幾道題目,讓秦觀來闖關。第一題,是一首絕句,讓秦觀也作詩一首,合了出題之意,就算過關。

銅鐵投洪冶,螻蟻上粉牆。

陰陽無二義,天地我中央。

秦觀看過題目後,很快便在後面寫詩一首:

化工何意把春催?緣到名園花自開。

道是東風原有主,人人不敢上花台。

第二題是四句詩,其中藏著四個古人,如果猜得一個不差,就算過關。

強爺勝祖有施為,鑿壁偷光夜讀書。

縫線路中常憶母,老翁終日倚門閭。

秦觀看了後,略加凝思,便一一註明,四句詩分別指孫權、孔明、子思和太公望。

前兩題都沒有難住秦觀。到了第三題,秦觀一看,題目是:閉門推出窗前月。讓對出下聯。

這幅上聯初看時覺得容易,但仔細思考過後,發現出得極巧。秦觀心想,若對得平常了,不見本事。可他左思右想,始終對不出好的下聯來。此時聽得譙樓三鼓將闌,秦觀開始心急起來。

蘇軾聽到蘇小妹出題的消息後,跑來打聽妹夫的消息。他見秦觀在庭中團團而步,口裡一直吟著「閉門推出窗前月」,右手又做推窗之勢,便知道這是蘇小妹讓秦觀對對聯。

蘇軾想幫秦觀解圍,但情急之下,他也想不出好的下聯。這時秦觀走到庭中一口花缸旁邊,缸中貯著滿滿一缸清水,蘇軾頓時來了靈感。他剛要教秦觀下聯,轉念一想,如果讓妹妹知道了,有損秦觀的面子。

蘇軾遠遠站著咳嗽了一聲,就地下取一磚片,投向缸中。缸中的水濺到秦觀的臉上,水中天光月影,紛紛淆亂。秦觀頓時領悟其中之意,隨即對出下聯:投石沖開水底天。

但是後經考證,蘇軾僅有三個姐姐,蘇小妹是虛構人物,所以「蘇小妹洞房三難」自然也就成了虛構。不過在秦觀晚年確實經歷過一段刻骨銘心的愛情。

元祐八年,高太后去世,宋哲宗掌朝。新黨再度執政。以司馬光、蘇軾為首的舊黨中人被貶謫出京。當時蘇軾被貶惠州,他的門生弟子也都無一倖免。秦觀先是被貶杭州,後又貶處州,郴州。

秦觀在從處州前往郴州的路上,途經江西,由於一大家子人老的老,小的小,病的病。他便把家人都留在江西,自己一人前往郴州。

不久後,秦觀到了長沙。因有幾朋友在此,秦觀便在長沙逗留了幾日。有一天,秦觀正和幾個朋友一起飲酒作詩,但苦於無人吟唱。秦觀便問身邊的朋友,長沙的歌女中有沒有「可與言者」。

原本一句隨性的問話,卻讓秦觀得到意外的答案。「我早就想向秦學士推薦一人,只是一直不敢唐突,所以忍著沒說。今天學士正好問起,那我就對您言說,此地確實有一位與眾不同的歌女,不但歌唱的好,而且只唱學士您作的詞。此女在長沙大有名氣,現獨居一僻靜之所,一般人想見一面都難。」朋友不假思索的回答道。

秦觀聽後,半信半疑,畢竟長沙不毛之地,歌女怎能與京城女子相比。在京城歌女中,也難遇到能與言者,何況是在此地。朋友見秦觀沒有多大興致,便不再多言。

這天,秦觀閒來無事,一個人出來散步。走到一僻靜處,見一處宅院布局得體,清幽雅致,一看就是有才學品位之士居住之所,所以忍不住上去敲門。

一位老婦將門打開,見秦觀面生,以為是慕名來聽曲的風流公子,本想拒之門外。不過看秦觀文質彬彬,風度不凡,便問他有何貴幹。

秦觀說道:「我無意間走到此地,見此地環境清幽,布局不凡,想必是有大家居住於此,故而想拜見家主。」

老婦人見秦觀談吐儒雅,且風度翩翩,便帶秦觀進了家門。秦觀一進屋,見屋中擺設樸素淡雅,甚是宜人。這時,桌邊正坐著一位女子,在低頭看書。秦觀一看,這女子雖穿著樸素,卻是氣質不凡。

女子見有客進來,趕忙收起書向秦觀施禮。秦觀這才發現,這位女子不僅氣質出眾,容貌也是絕美。

秦觀入座後,見女子剛才所看之書署名《秦學士詞》,甚是好奇,便趁女子沏茶之時,拿起書快速翻看,只見裡面工整的抄寫著秦觀平生所作之詞,頗為詳盡。

秦觀故意問女子,「秦學士是何許人?為何姑娘收集的歌詞全是此人所作。」女子聽了秦觀的問話,眼神里閃過一絲失落與輕慢。

女子說道:「秦學士乃東坡先生最得意的門生,才華蓋世,妾平生最喜歡秦學士的詞,平日也只唱秦學士的詞。」

秦觀突然想到朋友所說的那位歌女,心想難道就是眼前這位?為了證實,秦觀故意追問道:「普天之下,寫詞者甚多,為何姑娘卻只喜歡秦學士的詞?」

女子嘆了口氣,說道:「秦學士詩詞里的『傷心』最打動我。」

秦觀聽了大為吃驚。回想自己一生遇到許多女子,有崇拜於他才華的,有傾慕於他學識的,還有喜歡他的溫柔體貼的。可從來沒有人喜歡他詩詞里的「傷心」。

未等秦觀開口,女子又傷感地說道:「秦學士才華蓋世,卻接連遭遇不幸和坎坷,他的每首詞都是他內心的肺腑之言,聽說他最近又遭貶謫,我想他的傷心可能正如他詩詞里寫的那樣,『春去也,飛紅萬點愁如海』。」說到這裡,女子眼中已淚花閃爍,秦觀也是感動不已。

兩人都沉默良久之後。秦觀又問女子:「既然你愛秦學士到如斯地步,秦學士可知?」女子幽幽地說道:「秦學士乃京城貴人,飽學之士,而妾一長沙歌女,怎能得學士垂青。」

秦觀聽後哈哈大笑,說道:「姑娘也許只是喜歡秦學士的詞,倘若哪天遇到真人了,未必會喜歡。」女子也不辯駁,淡淡地說了句「金風玉露一相逢,便勝卻人間無數。」

聽到這裡,秦觀起身又施一禮,說道:「姑娘,在下正是秦觀,被貶郴州,途經此地。能與姑娘相知,是秦觀之幸!」

女子愣了一下,便奪門而出。秦觀很不解,不知道是女子覺得他不是秦觀,還是見了真人大失所望。秦觀在心裡想著各種可能。這時老婦人進來了,她把秦觀請到了正堂。只見剛才穿著樸素的女子現已身著鳳冠霞帔。女子對秦觀深深一拜,說:「此生能為學士穿上嫁衣,死而無憾。」

秦觀連忙說道:「我早已不是朝中大臣,被貶郴州,已無任何官銜,戴罪之身而已。」長沙歌女搖搖頭,說道:「妾只愛學士本人,其他一切,妾都不在乎。」長沙歌女把她全部的愛都給了秦觀,讓秦觀感動不已。

但秦觀終不能久留,被貶郴州的他不得不踏上貶謫之路。《夷堅志補》記載:妾又不敢從行,恐重以為累,唯誓潔身以報。他日北回,幸一過妾,妾願畢矣。

至此,深愛著秦觀的長沙女子,也深深地刻在秦觀內心深處。在他之後的愛情詩詞中,我們總能看到長沙女子美麗而多情的身影。

秦觀到達郴州後,又貶橫州,雷州,直到宋徽宗繼位,才得以赦免。然而就在秦觀北歸的途中,年邁體弱的他卻死在了滕州。長沙歌女得知秦觀去世的消息後,身著喪服,日夜星辰來到秦觀靈柩前,繞棺三周,大哭一聲後,氣絕而亡。

一句「金風玉露一相逢,便勝卻人間無數」道出了長沙歌女對秦觀的愛慕心聲。而那句「兩情若是長久時,又豈在朝朝暮暮」也訴說著他們之間愛情的艱難與美好。

作者:師若可

版權聲明:本文由「魚羊秘史」原創製作,並享有版權。未經授權,不得轉載,歡迎轉發朋友圈。


最新文字內容

友善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