輾轉幾手的木那原石,爽快一刀後,差點沒嚇暈,套出玉鐲萬分鮮美


付新劍的旅行人生這塊原石本是一塊木那全賭料,輾轉幾手最後還是流落到了小編這裡,重量有8公斤左右,小編不是一個喜歡拖拉的人,仔細觀察了一番皮殼之後,便直接讓師傅給...

2019年8月02日00時00分 - 文化報 / 付新劍的旅行人生

付新劍的旅行人生

這塊原石本是一塊木那全賭料,輾轉幾手最後還是流落到了小編這裡,重量有8公斤左右,小編不是一個喜歡拖拉的人,仔細觀察了一番皮殼之後,便直接讓師傅給它切了一刀。

木那的料子小編是很信任的,種水問題壓根兒就沒有擔心過,不過這滿眼的飄花倒是令小編甚是驚訝,之前看皮殼上的表現就猜測要麼可能是塊色料,要麼就會是飄花,但怎麼也沒料想到這飄花竟然這麼繁密。

料子皮殼特別厚,內部玉質卻如水一般清澈明凈,燈光壓過的每一處都冰透水潤,玉細溫潤,飄花洒脫靈美,婀娜多姿,還看來質地已經可以確定是冰種無疑了。

後按照手鐲的厚度將其中一半原石又切了幾刀,一共切出了這三片,片片種水一致,滿是飄花。

由於裂痕的緣故,原本每片可以套2條守住,現在只能一片壓一塊手鐲毛胚了。

哇!燈光下每一塊毛胚都甚是飄亮,如通碧藍天空,如同山水墨畫,如同波瀾海水,亦如一花一世界,一葉一菩提。

這是打磨出的第一條玉鐲。

照著清晨里的第一縷陽光,整條玉鐲格外鮮美,質地細膩起膠感,飄花清秀雅致,輕瑩柔和,上手溫婉大方,漂亮有質感。


最新文字內容

友善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