愁緒斷腸,往事卻尋常


向上而生愁緒斷腸,往事卻尋常浣溪沙誰念西風獨自涼,蕭蕭黃葉閉疏窗。沉思往事立殘陽。被酒莫驚春睡重,賭書消得潑茶香。當時只道是尋常。【賞析】這首詞講述的是納蘭性德...

2019年8月02日00時00分 - 文化報 / 向上而生

向上而生

愁緒斷腸,往事卻尋常

浣溪沙

誰念西風獨自涼,

蕭蕭黃葉閉疏窗。

沉思往事立殘陽。

被酒莫驚春睡重,

賭書消得潑茶香。

當時只道是尋常。

賞析

這首詞講述的是納蘭性德對於往日美好生活場景的回憶。全詞沒有採用回憶慣用的倒敘手法,開篇還是從描寫當下的情景直接入手。秋天是悲傷的季節,秋風屬金,金克木,則萬物蕭條。詞人借用西風、黃葉、疏窗、殘陽的意象,來烘托自己心情的悲悽,當看到這些景物時,心頭則湧起了對往事的回憶。

「誰念西風獨自涼」,「獨自涼」 的不是西風,而是詞人自己,涼的是詞人的心情,這是一種伴著孤獨的淒涼。詞入心情本就寂寥悲苦,加之秋風帶有瑟瑟之寒氣,豈不更讓詞人覺得自己被重重寒意包圍,悲哀無限了嗎?

「蕭蕭黃葉團疏窗」,黃葉紛紛而下,詞人心境亦然,往事的回憶如同下落的黃葉一般,一片接著一片覆滿詞人內心。黃葉遮蔽了疏窗,而曾經的一切也漸漸遮蔽了納蘭容若的心房。於是,便開啟了詞人在斜陽中對過去之事的沉思默想。

下闋的前兩句,化自宋代女詞人李清照和趙明誠之間的恩愛生活,用於此處,顯然是納蘭藉此來描寫自己從前的生活。納蘭性德和盧氏之間既舉案齊眉又不失浪漫風趣,他們一起寫字臨帖,用賭書的方式比賽記憶力,其樂無窮。有時一人因勝利的興奮而不小心打翻了茶杯,雙方之間沒有責罵,也沒有怨言,只留下茶香四溢。這是怎樣的一種心神愉悅啊!但是,李清照和趙明誠的愛情故事不是圓滿的,夾雜著國破家亡的無奈,兩人被迫南遷,歷經了種種滄桑巨變,兩人歡愉難繼,陰陽兩隔。

納蘭和盧氏的愛情又何嘗不是重演了李趙的悲劇呢?盧氏的音容笑貌依舊留在納蘭的心中,但是她卻已經遠逝而去,令人不禁悵然若失。下闋的最後一句將這種慘然之情推到了最高峰,「當時只道是尋常」七個字真的可謂是字字泣血,字字嗟嘆。每個人都只有在失去之後才懂得珍惜,但是總是為時已晚。當時認為是最最尋常的事物,在失去之後總也會變得那麼不尋常,讓人萬般思念,難以釋懷。七字之中似乎也包含著詞人深深的悔恨,恨當初沒有珍視這種美好,沒有為妻子投入更多更深的愛。

這種慘然與悔恨之感也同時與上闋的西風、黃葉、殘陽的意象相互呼應,營造了一幅景悲、人悲、情更悲的畫面,不禁令讀者的心也為之一顫。

愁緒斷腸,往事卻尋常


最新文字內容

友善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