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古代,元宵節才是真正的情人節


澎湃新聞熟悉元宵節和宋詞的讀者,都知道辛棄疾的《青玉案·元夕》,它是長期入選語文教材的南宋名詞。本作上闋描述了元宵節的熱鬧景象:「東風夜放花千樹。更吹落、星如雨...

2018年3月02日00時00分 - 歷史報 / 澎湃新聞

澎湃新聞

熟悉元宵節和宋詞的讀者,都知道辛棄疾的《青玉案·元夕》,它是長期入選語文教材的南宋名詞。本作上闋描述了元宵節的熱鬧景象:「東風夜放花千樹。更吹落、星如雨。寶馬雕車香滿路。鳳簫聲動,玉壺光轉,一夜魚龍舞。」而下闋筆鋒一轉,更是絕妙好辭,詞云:「蛾兒雪柳黃金縷。笑語盈盈暗香去。眾里尋他千百度。驀然回首,那人卻在,燈火闌珊處。」從字面上看,下闋描述的是尋覓意中人的場景。明明是元宵節,為何作者加入了尋覓意中人的佳句,使元宵節有了情人節的意味;或者說,古代的元宵節為何扮演起了情人節的角色,承擔起了情人節的功能?

《青玉案·元夕》

宵禁,古人夜晚不得隨便出行

古人實行宵禁制度,大多數的平常日子,普通人是沒有夜生活的。宵禁是城鎮治安管理的一種制度,即按時關閉城門坊門和禁止居民夜間出行。這其實也不難理解,古代照明不好,也不可能有高科技監控儀器。所謂夜黑風高夜,各種違法犯罪的勾當,古代盜賊趁著夜晚再合適不過了。

我國古代的城市自周代開始就實行宵禁制度,《周禮》記載有專門的官員來負責此事,秋官司寇所屬有司寤氏,掌禁止夜行。《墨子·號令》說:「昏鼓,鼓十,諸門亭皆閉之,行者斷,必擊問行故,乃行其罪。晨見,掌文鼓縱行者,諸城門吏各入請鑰開門。」宵禁制度一直為後代繼承,即使如唐宋這樣社會經濟較為發達、較為開放的朝代,也是如此。

傳說中的《周禮》制訂者周公

唐長安城以鼓聲為準,實行宵禁制度,要求城門坊門啟閉有時,夜間禁止出入。唐長安城承天門街鼓的敲響是實施宵禁制度的標誌,《唐律疏議》卷《雜律·犯夜》規定:「五更三籌,順天門(宮城正門)擊鼓,聽人行。晝漏盡,順天門擊鼓四百拖訖,閉門。後更擊六百描,坊門皆閉,禁人行。」除對城門進行管理外,城內坊門也進行管理。唐長安外郭城南北十一條大街、東西十四條大街,其間列置一百一十坊,每個坊設有坊門。「坊有墉、墉有門,逋亡簽偽,無所容足」。(李好文《長安志圖》)

宋朝在關閉城門後,通常在三更「斷夜」,禁止行人,五更解禁。凡是宵禁時出行者,謂之「犯夜」,杖二十。若有公私緊急事務,取得官方文牒才可放行,無文牒者雖不治罪,也不放行。值班人員要是失職,對應放行而不放行、不應放行而放行者,笞三十;若有盜賊經過而不知覺者,笞五十。

北宋開封城圖

因此,古人犯夜,特別夜間是走出城門是件非常不容易的事。《東周列國志》記載了兩個著名的故事。其一是《伍子胥過昭關》。春秋末,因楚平王無道,殺了伍員(子胥)的父親伍奢和兄長伍尚,並且懸賞捉拿他。伍子胥倉皇逃離楚國,欲投奔吳國。從楚國到吳國,必須經過昭關(遺址位於安徽省含山縣城北)。由於白天肯定被抓,夜晚不得出關,他躲在朋友東皋公家苦思計策,難以成眠。天亮後,東皋公看到他,不由得大吃一驚。原來三十歲還不到的伍子胥,經過一夜的折騰煎熬,頭髮和鬍鬚都已經變成了白色,看來像個七八十歲的老翁。伍子胥也因此矇混過關,逃離了楚國。後來,這個故事被搬到京劇,成為傳統劇目《武昭關》。

連環畫《東周列國故事•過昭關》

昭關

還有一個是很應時節的成語故事《雞鳴狗盜》。戰國時期,齊國的孟嘗君田文被秦昭襄王扣留,幸虧他的一個門客裝成狗潛入秦宮,偷出已經獻給秦王的白狐裘,再獻給秦王的愛姬,才得以獲釋。但不久,秦王后悔了,馬上派兵去追。田文凌晨來到函谷關,天還未明,按秦律規定要日出雞鳴之時才可以開門。情急時刻,幸好門客中有人會裝雞鳴,於是群雞齊鳴。守衛以為天曉,就打開關口,田文一行人便乘機逃之夭夭。

雞鳴狗盜

古代像孟嘗君這樣的貴族要員夜間出門都如此困難,普通人就更不用說了。夜間自由出行對古代大眾來說,無論男女,幾乎成了一種奢望。

禮教,女性平時不得隨便出門

古代女性受禮教約束,對婦女的外出活動都有一些封建倫理道德的限制,《易經》規定「女正位乎內,男正位乎外」。女性通常被局限在家,想出門也出不去,被迫成為「家裡蹲」。

初唐時期,受胡風影響,以及經濟發展因素,女性的出遊曾逐漸變得大膽、開放。但是女性出遊方式上還是具有很強的依附性。「從隨」是女性出遊活動的基本特徵,即必須有人伴隨跟從。不論是隨女伴、隨丈夫、隨子嗣、隨家庭,都免不了她們出遊的從隨特徵。我國的風俗畫具有很強的現實性,可通過每個時期的畫作看出當時的民風。如《虢國夫人游春圖》共繪有人物9人,其中女性5人。此圖雖以女性為主,但仍舊有男性伴同。

張萱《虢國夫人游春圖》(局部)

晚唐以來,隨著國家戰亂以及政權分立,民風逐漸保守。北宋《清明上河圖》是一幅反映首都開封府風土人情的名作,圖中共描繪人物773 人,女性卻只有43人,只占全部人數的5.6%。北宋首都的民風尚且如此,朱熹理學興起以後的朝代可想而知了。

張擇端《清明上河圖》(局部)

元末,出身於曲阜孔氏的孔齊寫了一本《至正直記》,他的言論很有代表性,指出:「人家兄弟異居者,此不得已也。婦女相見,亦不可數,或歲首一會,春秋祭祀家廟各一會,一歲之中不過三次可也。蓋慶賀弔問,非婦人之事。嘗見浙西富家兄弟,有異居數十里,婦女輩不時往復,以為遊戲之常,至於夜宴,過三更歸,或致暗昧奸盜不可測。」

《至正直記》

元朝的浙西是江浙行省的一部分,起源於宋代的兩浙西路,涵蓋今西起鎮江市,東到上海市、南至杭州市的地域。當地經濟較為發達,社會風氣略為開放。按照孔齊的意見,浙西富庶女性這種民風屬異端。在這些封建士大夫眼中,婦女與親族的「慶賀弔問」都在禁止之列,其他行為就更別提了。女性外出便會發生「暗昧奸盜」之亊,最好完全禁錮在家中。當時有不少家庭,對女性的外出採取極端嚴格的措施。漢中王得輿「家法之嚴,尤謹於內外男女之別,諸婦送其子女,止於中門;男賓未有輒至中門者。有事,擇書童幼而謹愿者以將命」。(蒲道源《閒居叢稿》)

元江浙行省北部

明末葡萄牙傳教士也記載了類似情況:「在廣州全城,除了某些輕佻的妓女和下層婦女外,竟看不到一個女人。而且她們即使外出,也不會被人看見,因為她們坐在遮得嚴嚴實實的轎子裡。任何人到家裡也別想見到她們,除非是好奇,她們才偶爾從門帘後面偷窺外來的客人。」

這樣,古代女性白天很少出門,非親緣關係男女很少有相聚機會;晚上,男女都不能出門,相聚機會就更少了。那麼,什麼時候女性有自由出行的機會呢?比如,《唐六典》規定,三月三上巳節可以出遊。此節上古即有,可以看作中國古代的情人節,《周禮·地官·媒氏》:「中春之月,令會男女。於是時也,奔者不禁。司男女之無夫家者而會之。」不過,上巳節是白天的節日;那麼晚上此類節日有沒有呢?也許有人會提起七夕節,七夕的確是古代規定女性可以結伴遊玩的日子,但止於女性而已。七夕是女性乞巧比手藝的日子,或是向織女星祈盼姻緣的日子,和男性根本沒有任何關係,更和男女相會無關。它是女性的專屬節日,如果非要幫七夕找一個現代節日與之對應;那麼,它更像是中國傳統節日中的婦女節。當代人誤當它為中國的情人節,是語文教材對牛郎織女故事美化的結果,中國商人在西方情人節影響下將其包裝後的產物(可見《澎湃新聞·翻書黨》2017年8月28日《明明是織女被迫嫁牛郎,怎麼就成了追求自由愛情的故事?》一文)。古代男女在夜間能夠自由活動的,唯有元宵節前後幾天而已。

元宵,男女夜間自由約會之日

元宵節,亦稱為上元節或春燈節,時間是每年農曆的正月十五。漢武帝正月十五夜在甘泉宮祭祀「太一」的活動,被後人視作正月十五祭祀天神的先聲。從黃昏開始,通宵達旦用燈火祭祀,由此形成了後世正月十五張燈結彩、夜遊觀燈的習俗。《史記·樂書》曰:「漢家祀太乙,以昏時祠到明。」漢長安城有執金吾負責宵禁,唯臨元宵節,皇帝特許執金吾馳禁,前後各一日,允許士民踏月觀燈。

到了唐朝,很多皇帝本身就喜歡元宵觀燈,樂於親自參與其中。唐中宗景龍四年(710年)上元之夜,中宗就與皇后出宮觀燈。唐朝女性在政府的組織之下,也積極參與元宵觀燈的娛樂活動,甚至宮女都被允許外出。「睿宗先天二年(713年)正月十五、十六夜,於京師安福門外作燈輪高二十丈,衣以錦綺,飾以金玉,燃五萬盞燈,簇之如花樹。宮女千數,衣羅綺,曳錦繡,耀珠翠,施香粉……萬年少女婦千餘人,衣服、花釵、媚子亦稱是,於燈輪下踏歌三日夜,歡樂之極,未始有也。」(張鷟《朝野僉載》)這樣一來,官方也正式承認這項節日活動。《唐會要》卷四九「燃燈」條記載:「天寶三載十一月敕。每載依舊正月十四十五十六日開坊市燃燈,永為例程。」

從此以後,元宵節張燈觀燈一直是元宵節民俗活動中最為重要的一項,上至帝王將相,下至民間百姓,都廣泛參與,樂在其中。

電視劇《大明宮詞》太平公主與薛紹元宵節時邂逅的場景

雖然宋朝的民風遠不及唐朝開放,但是在元宵節那天,對女性出遊也沒有什麼嚴格限制。那天不論男女老幼,也不論身份學識,參與遊玩的人最廣泛,成為十二三世紀中國的「狂歡節」。元宵燈節時人流如潮,節日活動豐富多姿。《武林舊事》記載了南宋首都臨安府士女觀燈市的情形:「都城士女,羅綺如雲,蓋無夕不然也。」

李嵩《觀燈圖》說明南宋女性可外出賞燈

古時青年男女缺乏交往的機會,所以元宵節很自然就成了尋覓對象之日。舊戲中,有關元宵偶遇鍾情或情人重聚的故事不勝枚舉。如《春燈謎》中,宇文彥和影娘在元宵夜情訂終身。韋述《兩京新記》記載了南陳樂昌公主與丈夫徐德言恐國破後兩人不能相保,因破一銅鏡,各執其半,約於他年元宵節賣破鏡於都市;後來,兩人終於在元宵夜破鏡重圓。

連環畫《春燈謎》

很多的宋詞也反應了這一情景。如歐陽修《生查子·元夕》:「去年元夜時,花市燈如晝,月上柳梢頭,人約黃昏後。今年元夜時,月與燈依舊。不見去年人,淚滿春衫袖。」這首詞以女性的角度描繪了元宵節那天不見意中人的遺憾和傷感。

至於辛棄疾《青玉案·元夕》,「眾里尋他千百度,驀然回首,那人卻在,燈火闌珊處」一句,更屬反映元宵風俗的極品佳句。詞中真實描述了青年男女的約會場景。經過千百次的尋覓,不經意間的一次回頭,卻在燈火稀疏地方發現了她。人們都在熱鬧之處狂歡,可是她卻獨在「燈火闌珊」的清靜之處,充分顯示了「那人」的與眾不同。「驀然」二字則寫盡了尋到意中人後的驚喜之情。與七夕節攀比手藝,祈求美好婚姻的虛幻情景不盡相同,元宵節時也沒有摻雜任何的世俗觀念,是男女青年在情竇初開階段最純粹的表情達意方式。

去年杭州宋城青年男女慶元宵的新聞圖片

參考文獻:

肖建勇:《唐宋女性出遊與出遊活動研究》,河南大學,2006年5月

周霞:《隋唐長安城門文化研究》,陝西師範大學,2012年5月

陳高華:《元代女性的交遊和遷徙》,《浙江學刊》,2010年1期


最新文字內容

友善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