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漢宗室諸王的荒唐事,簡直就是非人哉!


茶館閒聊常說「強漢盛唐」,但與之相反的有一個說法是「髒唐臭漢」。本來這種說法是來源於《紅樓夢》,只能是小說之言,可現在已經逐漸被一些人奉為圭臬,不管不顧到處宣揚...

2018年5月05日00時00分 - 歷史報 / 茶館閒聊

茶館閒聊

常說「強漢盛唐」,但與之相反的有一個說法是「髒唐臭漢」。本來這種說法是來源於《紅樓夢》,只能是小說之言,可現在已經逐漸被一些人奉為圭臬,不管不顧到處宣揚,就想著標新立異博取眼球。

不過,《紅樓夢》里的這種說法,也並不是沒有根據,因為當時西漢宗室諸王,大部分確實是專門做荒唐事,看完之後不禁會產生「非人哉」的想法。雖然這些宗室子弟的荒唐做法,對於整個國家的影響的確會有,但並不影響整體的走勢。

所以,就來看看到底怎麼個荒唐,至於「臭漢」一說,就完全不必要理會。

一、王者當御聲色

任何一個群體,如果不管男女老少都是在做著相同或相似的事情,必然會有統一的思想理念作為指導。西漢宗室諸王的荒唐生活,也有著這樣的中心思想,它就是漢景帝之子中山靖王劉勝所宣稱的:「王者當日聽音樂,御聲色」。

當然,他這樣說,也確實是這樣做。史書記載,他「為人樂酒好內,有子百二十餘人」。不過,與其他人相比,簡直小巫見大巫。

首先的體現,就在於宗室人物聚會,主要的娛樂項目就是觀賞色情表演,有的甚至將裸女舞蹈作為「保留項目」。

比如戴王劉文之子劉海陽,在屋子裡畫滿不可描述的圖畫,關鍵不只是自己「欣賞」,還擺下酒宴,邀請他的叔伯姊妹們來飲酒,一起來抬頭「欣賞」這些畫。

二、亂倫通姦成風

在「御聲色」思想指導之下,宗室諸王的荒淫生活,當然不會停留在一起看看不可描述的圖畫上,而是「再接再厲」,開闢出新的「戰場」。

這就是亂倫通姦,不是個例,而是在那個階層都十分流行的做法。

比如燕王劉澤之子劉定國,不但跟自己父親的姬妾生下了一個兒子,還搶了自己弟弟的妻子作為姬妾,更什麼的是,還與自己的子女發生了不可描述的事情。

諸如此類的例子非常多——漢文帝之子代王劉參之後劉年,「與女弟則奸」,生有一子」;梁王劉武之後劉立,與其姑兼舅母的園子奸通……

如果你覺得這就是荒淫的極限,那就太小看這些宗室子弟了。刷新認識的,就是漢景帝之孫、江都王劉非之子劉建。

有人獻了一個美女給他父親,他私底下搶了過來,有人說他與父爭妻,他就殺人滅口;自己老爸死了,連下葬都還沒有,居住在居喪時住室的劉建,就立刻召喚易王所愛的美人淖姬等共十人與其通姦。他的的妹妹回來奔喪的時候,儘管她是蓋侯的兒媳婦,可依然不管不顧地與她通姦。甚至到後來,還不斷派人至長安,要求迎其妹至其封國奸通。

這樣的「人才」,還能說什麼呢?

三、姬妾皆為玩物

西漢宗室諸王,除了荒淫之外,還非常殘虐,女性在他們眼中,其實就相當於一頭豬,可以任意玩弄殺害,並且還力求「玩出新花樣」。

還是前面說到的劉建,在這方面同樣「恥居人後」。

有一次他游章台宮,令四個女子乘小船,按照一貫殘暴的做法,他用腳蹈翻這隻小船。船都翻了,船上的人自然就落水了,就這樣有兩個平白無故被淹死。

他這樣的做法,自然不會是偶然興起,而是視為常事。又有一次,他游雷波,正好當時颳大風,他就使兩個男子乘小船入波中。大風中撐船,結果免不得是船翻人落水,他就在一旁大笑著,看這兩個男子被淹死。

如果覺得就這樣,那他也就很「稀鬆平常」了。所以,發揚向上精神的劉建,再一次有非人的做法,告訴了後人,什麼是真正的殘虐。

宮人姬妾八子凡有過錯的,就讓她們裸體擊鼓,或者放到樹上,時間長的要30天才能得到衣服;有的被剃去頭髮用鐵圈束頸用鉛杵搗谷。

當然,這還算好的。如果有人不符合規則,就有鞭子狠狠地打;甚至是放狼咬死,還有的被關起來,一口飯都吃不上,被活活地餓死。

更讓人不齒的是,他想讓人與禽獸性交而生子,就強使宮人裸體,然後令人按住手腳,讓她與與雄羊和狗發生關係。

雖然劉建很「努力」,可在這點上,始終排不上第一,因為在他之前,還有一個更殘忍毒辣的,這就是漢景帝之孫廣川王劉去。

比如說,他喜愛的姬妾王昭平、王地余,因為被指想謀殺另一個姬妾昭信,就被活活地用劍刺死,怕此事被傳出去,就將隨從的婢女三人全部絞殺。後來,昭信夢見昭平等人,把這事告訴了劉去,劉去就將屍體掘出,都燒成灰。

又,昭信誣陷一個叫陶望卿的姬妾,他就和昭信、諸姬到望卿住處,讓她裸體,便加以擊打,命諸姬各拿燒紅的鐵一起灼燙望卿。望卿逃出,投井而自盡。昭信把她從井中撈出,將木樁釘入其陰中,割去鼻唇,斷掉舌頭,與劉去一起肢解屍體,放進大鍋中,取來桃木灰毒藥一起烹煮,召諸姬都來觀看,連日連夜直至完全煮爛,又一起殺了她的妹妹都。

同樣遭到昭信誣陷,而被劉去殺掉的,還有榮愛。感到害怕的榮愛就自行投井,可被救出來時未死。於是劉去就將她縛住系在柱上,燒熱刀灼潰兩眼,生割兩股,將熔化的鉛灌入她口中,還肢解其屍體埋在荊棘中。

死於劉去手中的,還有他的老師父子。統計起來燔燒烹煮,生割剝人,共殺無辜十六人。

四、臣下是為牛狗

不但女子在這些宗室諸王眼中是可以任意殺害的,臣下部屬、以及封地所有百姓也同樣被視為牛狗,

漢文帝之孫濟東王劉彭離,日暮時常與其奴及亡命少年數十人外出行劫,殺人越貨,無所不為,被殺者百餘人,以致人民不敢夜行。

膠西王劉端,「相二千石至者。奉漢法以治,端輒求其罪告之,亡罪者詐藥殺之」。

趙王劉彭祖,在位六十年,國相從沒在位超過兩年。他派人監視國相,得其犯忌諱的失言,上書告發,大者死、小者刑。

宗室諸王的荒唐,其實並不只是存在西漢,歷朝歷代都是如此,因為在權力的縱容之下,除了皇帝,沒有人可以節制他們,更沒有人可以制止他們,失去了約束的權力,自然就會變得肆無忌憚,就算做出再荒唐的事情,也是不無可能。


最新文字內容

友善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