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00多年前的一場大雨,造就了兩幅驚世書法!


壹號收藏說到蘇軾的字,看似平實、樸素,實則有一股汪洋浩蕩的氣息,就像他淵厚的學問一樣,神龍變化不可測。他長於行書、楷書,筆法肉豐骨勁, 跌宕自然,給人以「大海風...

2018年11月09日00時00分 - 文化報 / 壹號收藏

壹號收藏

說到蘇軾的字,

看似平實、樸素,

實則有一股汪洋浩蕩的氣息,

就像他淵厚的學問一樣,

神龍變化不可測。

他長於行書、楷書,

筆法肉豐骨勁, 跌宕自然,

給人以「大海風濤之氣」

「古槎怪石之形」的藝術美感。

今天要講到的是,是蘇軾(1037-1101)傳世書跡中的兩件精品——《洞庭春色賦》與《中山松醪賦》,這兩幅書法均為蘇軾晚年所作。

公元1094年,時年57歲的蘇軾貶往嶺南,因途中遭遇瓢潑大雨,被迫停下形成留阻在襄邑(今河南睢縣)。蘇軾見此情此景,感慨萬千,書此二賦述懷。「洞庭春色」和「中山松醪」均為酒名,藉此抒發他因仕途坎坷而鬱結在心中的不平:「曾日飲之幾何,覺天刑之可逃。」文章豪放暢達,想像豐富;書法沉雄勁健,一氣呵成;二者珠聯璧合,堪稱雙絕。

文末,蘇軾自題云:「紹聖元年(1094)閏四月廿一日將適嶺表,遇大雨,留襄邑,書此。」 如此看來,若沒有900多年前那場大雨,今人也看不到如此驚世的詞賦與書法神作。

此二賦筆意雄勁,姿態閒雅,瀟洒飄逸,而結字極緊,集中反映了蘇軾書法「結體短肥」的特點,也體現了蘇軾書法書風寬博大度、淋漓酣暢的風格。

此兩帖真跡清初為安岐所藏,乾隆時入清內府,刻入《三希堂法帖》。溥儀遜位,被輾轉藏入長春偽帝宮,1945年散失民間。1982年12月上旬發現併入藏吉林省博物館。此卷前隔水、引首在散失時被人撕掉,造成殘損。

《洞庭春色賦》高清局部欣賞

1

《洞庭春色賦》釋文:

吾聞橘中之樂,不減商山。豈霜餘之不食,而四老人者遊戲於其間。悟此世之泡幻,藏千里於一班,舉棗葉之有餘,納芥子其何艱,宜賢王之達觀,寄逸想於人寰。裊裊兮春風,泛天宇兮清閒。吹洞庭之白浪,漲北渚之蒼灣。

攜佳人而往游,勤霧鬢與風鬟,命黃頭之千奴,卷震澤而與俱還,糅以二米之禾,藉以三脊之菅。忽雲烝而冰解,旋珠零而涕潸。翠勺銀罌,紫絡青倫,隨屬車之鴟夷,款木門之銅鐶。分帝觴之餘瀝,幸公子之破慳。我洗盞而起嘗,散腰足之痹頑。盡三江於一吸,吞魚龍之神奸,醉夢紛紜,始如髦蠻,鼓包山之桂楫,扣林屋之瓊關。臥松風之瑟縮,揭春溜之淙潺,追范蠡於渺茫,吊夫差之惸鰥,屬此觴於西子,洗亡國之愁顏。驚羅襪之塵飛,失舞袖之弓彎。覺而賦之,以授公子曰:烏乎噫嘻:吾言夸矣:公子其為我刪之。

《中山松醪賦》高清局部欣賞

2

《中山松醪賦》釋文:

始予宵濟于衡漳,軍涉而夜號。燧松明以記淺,散星宿於亭皋。郁風中之香霧,若訴予以不遭。豈千歲之 妙質,而死斤斧於鴻毛。效區區之寸明,曾何異於束蒿?爛文章之糾纏,驚節解而流膏,嘻構廈其已遠,尚藥石之可曹。

收薄用於桑榆,制中山之松醪。救爾灰燼之中,免爾螢爝之勞。取通明於盤錯,出肪澤於烹熬。與黍麥而皆熟,沸春聲之嘈嘈。味甘餘之小苦,嘆幽姿之獨高。知甘酸之易壞,笑涼州之蒲萄。似玉池之生肥,非內府之蒸羔。酌以癭藤之紋樽, 薦以古蟹之霜螯。曾日飲之幾何?覺天刑之可逃。投拄杖而起行,罷兒童之抑搔。望西山之咫尺,欲褰裳以游邀。跨超峰

之奔鹿,接掛壁之飛猱。遂從此而入海,渺翻天之雲濤。使夫嵇阮之倫,與八仙之群豪。或騎麟而翳鳳,爭榼挈而瓢操。
顛倒白綸布,淋漓宮錦袍。追東坡而不及,歸鋪啜其醨糟。漱松風於齒牙,猶足以賦遠遊而續離騷也。始安定郡王以黃柑釀酒,名之曰「洞庭春色」。其猶子德麟得之以餉予,戲為作賦。後予為中山守,以松節釀酒,復

以賦之。以其事同而文類,故錄為一卷。紹聖元年閏四月廿一日,將適嶺表,遇大雨,留襄邑書此。東坡居士記。

責任編輯:子曰

圖片來源網絡,如有侵權請聯繫刪除。


最新文字內容

友善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