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內最新恢復古稱的城市,曾經的詩情畫意,如今的鄉土氣息……


眼鏡兒不近視中國的城市文化源遠流長,很多地方在歷史中幾易其名。原來聽起來很文藝的地名,如今聽起來卻霸氣全無,甚至成為人們吐槽最多的代表。眼看著曾經的詩情畫意變成...

2018年5月17日00時00分 - 歷史報 / 眼鏡兒不近視

眼鏡兒不近視

中國的城市文化源遠流長,很多地方在歷史中幾易其名。

原來聽起來很文藝的地名,如今聽起來卻霸氣全無,甚至成為人們吐槽最多的代表。

眼看著曾經的詩情畫意變成了如今的鄉土氣息,這些名字「沒起好」的城市,原來的名字其實超霸氣、超好聽!

駐馬店|古名汝南

全國再也找不到如此坑爹的古今名稱對照了!

要知道汝南本是大名鼎鼎的袁紹的故鄉,恍惚間變成了駐馬店……這讓四世三公的袁本初情何以堪!

現在汝南縣只是駐馬店的一個下轄縣,而歷史上的汝南上自秦漢、下至明清,都是郡、州、軍、府治所,有「天中」之稱,簡單點就是中國的中心,在歷史中的地位那可是相當豪華。

棗莊|古名蘭陵

說到歷史上的美男子,第一個跳入腦海的當屬蘭陵王了。

不過想像一下,電視劇中英俊的蘭陵王變成了「棗莊王」,是不是分分鐘不想繼續看下去了!

這還沒完,詩仙李白的棺材板也壓不住了!

古今替換後,一句「棗莊美酒鬱金香,玉碗盛來琥珀光」,怕是兼職劍聖的李太白要拔劍了!

托克托|古名雲中

托克托這名字,乍看一副「音譯」滿蒙語言的模樣,實際上確實如此,正是後來明清時代新起的,曾經則是「華夏三十六郡之一」的它,舊名卻早已被華夏文化的後裔們所忘卻。

如今提起托克托,你可知那「持節雲中,何日遣馮唐」「雲中誰寄錦書來,雁字回時,月滿西樓。」說的就是這裡?「托克托誰寄錦書來」……收件人表示這快遞我能拒收嗎?

臨沂|古名琅琊

臨沂古名琅琊,是的,沒錯!就是你們想的那個琅琊!

又一個被爆改的古地名……

雖然如今的名字因毗鄰沂河流域而得,頗有些北方水鄉的柔雅,但給人的反差感卻完全不亞於樓上的棗莊。

畢竟最早臨沂屬琅琊郡,而琅琊原本是曾子、荀子、諸葛亮等人的故鄉,東晉皇族的龍興之地,「琅琊八景」更是曾經名動天下,如今則完全顛倒了,實在可惜!

吉安|古名廬陵

廬陵聽起來似乎陌生對不對,但如果說道「廬陵歐陽修」是不是一下子恍然大悟!是的,這位占據了大家半個初高中文科知識點的叔叔就是廬陵人。

現在改了名叫吉安,寓意著「吉祥平安」倒也沒什麼不好,更是名稱中多了幾分靈巧。只不過糟蹋了廬陵作為江西建制最早的古郡、自古人文淵源之地、贛文化發源地之一的寶貴地位,有些遺憾。

合肥|古名廬州

一個胖胖還不夠熱情,需要兩個胖胖合起來歡迎才叫好客!

一直不明白,原本叫的好好的一個大廬州,怎麼就變成了聽上去特別有畫面感的合肥了呢?

「廬州月光,灑在心上,月下的你不復當年模樣。」

許嵩一首《廬州月》寫出了對友人的無盡思念,換成「合肥月光灑在心上」……

你的朋友怕是個胖子吧……

黃山|古名徽州

明明是為了突出旅遊優勢資源,卻沒發現自己原本就是一副好牌,「一生痴絕處,無夢到徽州」這句湯顯祖留下的千古絕唱,把黃山的意境寫到頭了,結果後人就這麼一筆,給改沒了。

黃山的改名純屬為了吸引遊客來當地消費,不過自1987年徽州改名黃山市後,據說當地人就沒有停止過「復名」的努力,腸子都悔青了……

撫州|古名臨川

又一個要給湯聖人道對不起的地名,以王安石等諸多文豪為代表的臨川文化所在,試想「臨川四夢」變成了「撫州四夢」是什麼感覺?是不是完全get不到意境?

多少年來,撫州人一直在為恢復臨川的名字而奔走呼號,還名臨川號稱是「撫州人民永恆的願望」,不過願望歸願望,想要實現恐怕是遙遙無期了……

西安|古名長安

長安是西安的古稱,是歷史上第一座被稱為「京」的都城,也是歷史上第一座真正意義上的城市,這是多美的名字,「長安、長安,長治久安」。硬生生讓朱元璋給變成了西安!

於是「買花載酒入長安」「長安一片月,萬戶搗衣聲」「同心一人去,坐覺長安空」,多少人的唐朝夢就此破碎,我先買個西安肉夾饃壓壓驚……

仙桃|古名沔陽

仙桃古名沔陽,屬古「雲夢澤」,新石器時期便有人居住。有南朝梁武帝時期於本地制郡設縣,因地處沔水以北而稱沔陽郡,有著1500年的建制史。

於1986年變成「仙桃市」的沔陽,由於更名較晚,當地人還是比較認可之前的古地名,並且當地留存了許多沔陽文化的傳統習俗和歷史建築。


最新文字內容

友善連結